中國西藏網 > 文史

【多寶集運倉地址】留在心中的歌:感受草原新變化

發佈時間:2021-06-15 16:06:00來源: 中國西藏網

  每每驅車行駛在藏北高原,我內心總有一種抑制不住的衝動。那是一種猶如回到久別故鄉的深深眷戀。

  西藏和平解放70年來,藏北高原與整個西藏大地一樣,取得了令人矚目的“短短几十年,跨越上千年”的巨大變化。特別是從2002年起,中央企業加入到援藏大軍後,更使藏北高原插上了騰飛的翅膀。

  2009年盛夏的一天傍晚,汽車穿過“申扎縣人民歡迎您”的迎賓門到達申扎縣城,我住進了8年前曾住過的縣招待所。


這是遠眺申扎縣城新貌,前景是放牧的牛羣(唐召明2009年攝)

  申扎縣城坐落在三面環山、一面緊臨羅布果天然濕地的山坡下,蜿蜒曲折的申扎藏布河靜靜地在城邊流淌,滋潤着美麗的大草原,養育着這裏的人民。

  “申扎”藏語的含義是潔白透明的鹽巴。申扎宗設立於公元1886年,地域包括今尼瑪縣、雙湖縣的大部及申扎縣除原巴扎區以外的全部區域。

  1959年建縣時,將以前的申扎宗與從達那仁欽則谿卡(村)分出的“亞巴部落”和從謝通門谿卡劃出的“巴林部落”等部落合併。

  1976年1月,為了開發藏北無人區,經西藏自治區黨委和政府批准,從申扎縣劃出尼瑪區所屬的5個鄉和申扎區嘎措鄉,從班戈縣劃出色瓦區,成立雙湖辦事處(現雙湖縣)。緊接着,從申扎縣劃出文部、甲谷、幫多、吉瓦、卓瓦5個區,成立文部辦事處(現尼瑪縣)。

  2009年,劃來劃去的申扎縣轄8個鄉鎮及73個行政村,面積從過去的大約30萬平方公里縮減到現在的2.55萬多平方公里。

  那時,申扎縣政府所在地是申扎鎮,海拔4680米。


這是中信集團援建的申扎縣城大街新貌(唐召明2009年攝)

  與我8年前來申扎相比,這裏已是高樓林立的城鎮了。諸如摩托車經銷店、蔬菜水果店、網吧等店鋪的大量湧現,讓我強烈地感受到一種從未有過的繁榮。

  到達後的第二天上午,時任申扎縣委宣傳部部長才旺多吉告訴我,申扎鎮二村和三村所開辦的“牧家樂”旅遊度假村效益顯著,出於新聞敏感,我當即決定去看看。


這是中信集團為申扎縣援建的申扎鎮村委會辦公室(唐召明2009年攝)

  申扎鎮的二村和三村“牧家樂”就坐落在不遠處的甲崗雪山腳下,與申扎縣城隔河相望。從縣城驅車不到十公里,二村和三村的村莊便展現眼前。兩個村莊都是一排排嶄新的白牆黑頂裙邊、房頂四角為紅方柱的藏式定居房。由於這些房子與鄰縣的日喀則地區(今日喀則市)南木林縣的建築風格相似,故當地人稱它為“日式建築”,從中可以看出日喀則經濟文化對申扎縣具有一定的輻射作用。這兩個村莊的户與户之間,都是新修的水泥街道相連,所有的街道乾淨整潔,呈現出欣欣向榮的村容村貌。

  申扎鎮三村是藏北西部4個縣裏首個開辦“農家樂”旅遊度假村的村莊。這裏的牧民從歷史上的鄙視經商到放下牧鞭去“下海”經商,其第一個“吃螃蟹”的勇氣令我十分敬佩!

  我們乘車往南走不多遠,便聽到路西木柵欄裏的七、八頂白帳篷裏傳出歡歌笑語聲,只見人們出出進進,甚是熱鬧。才旺多吉告訴我,這就是三村的“牧家樂”旅遊度假村。“雖然很少有來自遠方的遊客,但它為縣城人們休閒娛樂提供了最佳去處。”才旺多吉滿臉帶着收穫的喜悦説到。

  走進河對岸的三村,我發現村莊裏都是水泥硬化路面,路兩側是一排排漂亮的太陽能路燈,還安裝了健身器材。


這是申扎縣申扎鎮三村的村政府太陽能採暖房,由中信集團援建(唐召明2009年8月9日攝)

  走進村委會的玻璃式採暖房,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申扎縣委頒發的“安全文明村”金色牌匾,以及藏漢文兩種文字的學習牆報。

  年過六旬的三村牧業經紀人才旺在村委會高興地説:“今年6月6日,村委會投入3萬多元開辦牧家樂旅遊度假村僅2個月,就接待遊客3000多人次,創收2萬多元。”他對成立專業合作經濟組織後所發生的變化頗為得意和自豪。

  申扎縣申扎鎮三村成立了專業合作經濟組織,大家分工明確,各司其職。這是分工撿拾攤曬牛糞燃料的藏族婦女(唐召明2009年攝)


這是一位分工攤曬奶渣的藏族婦女(唐召明2009年攝)

  我發現,這裏的專業合作經濟組織在遼闊的草原上發揮了很大作用。分離酥油生產間裏,4位年輕的婦女在臉盆粗的牛奶木桶上,雙手握着木杆式活塞一上一下地打牛奶,分離酥油;一位年老的婦女在房前水泥空地上攤曬奶渣;4位牧民在村莊後為幾十頭犛牛挨個擠牛奶,還有幾位婦女手拎橡膠桶,在草地上撿拾濕漉漉的牛糞,然後倒在草地上,再用手攤成一個個牛糞餅曬乾,最後摞成牛糞垛,作為冬季取暖的燃料……大家分工明確,各司其職。

  我們來到二村,時任村黨支部書記的桑旦早早地就迎候在村口,給人一種熱情而沉着的印象。他把我們領進村文化室,屋裏牛糞燒得正旺,暖烘烘的。桌子上擺有二村的特色風乾犛牛肉,桑旦將熱氣騰騰的酥油茶端來。我們一邊細細品嚐犛牛肉的獨特風味,一邊與桑旦攀談起來。桑旦話語雖不多,但每説一句,總能道出二村昔日的貧窮與今日走上安康生活的感慨。

  品嚐完風乾犛牛肉,我們便在桑旦引路下參觀二村的專業經濟合作組織成果——短期育肥基地。育肥基地約有幾畝地,建有一排暖房,裏面幾頭圈養的犛牛正在悠閒地啃吃着草料。“我們從其他鄉村低價收購犛牛,精心圈養幾個月,宰殺後集中在縣城市場供應,或是根據客户需求進行宰殺供肉。每頭犛牛純收入可達兩三千元,利潤空間十分可觀。”桑旦開心地説。

  這個村的“牧家樂”也在不遠的草原上搭建了十多頂帳篷,還在“牧家樂”裏開了一個超市,啤酒、飲料等商品琳琅滿目,應有盡有。

  盛夏時節,這裏是歡樂的海洋。青青的草地上,那些大小各異、具有濃郁特色的一頂頂帳篷裏,歌聲和笑聲不斷,人們無不沉浸在其樂融融的氛圍之中。


這是申扎縣申扎鎮三村牧民家庭利用太陽能發電來看電視(唐召明2009年攝)

  據介紹,申扎縣從2001年開始,將申扎鎮二、三村作為試點村,開始探索規模經營之路。這裏實行勞動聯合與資本聯合相結合的股份制。其主要特徵就是民主管理,風險共擔,按股分配。當時, 二、三村規模經營入股率已達到100%。

  在縣委、政府的指導和幫助下,這兩個村通過勞務輸出、犛牛短期育肥,以及開辦小賣部、茶館、沙石料廠和種植大棚蔬菜、製作酸奶等多種方式實施規模經營,經營效益初見成效。


這是中信集團為申扎縣援建的農畜產品交易市場(唐召明2009年攝)

  申扎鎮幹部給我提供了兩個村上一年分紅的數據情況,從中便可以看出一些變化。

  申扎鎮二村,218人,47户,總收入55萬多元,現金收入37萬多元,已兑現20多萬元。一等户分紅現金1.6萬多元,比去年收入增加4862元;二等户分紅現金6472元,比去年收入增加2068元;三等户分紅現金1705元,比去年收入增加415元。

  申扎鎮三村,228人,53户,總收入54萬多元,現金收入27萬多元,比去年增長11.9%。其中一等户分紅現金2.1萬多元;二等户分紅現金6637元;三等户分紅現金2073元。

  晚上返回申扎縣城,因縣招待所餐廳正在維修,我與時任申扎縣人大副主任王樹林在廚房與餐廳人員一同就餐。

  時年38歲的王樹林,與長期在藏工作的許多漢族幹部一樣,孩子從小便被交給內地的老人照看,並帶大成人。夫妻倆和13歲的兒子分住在三地:王樹林在申扎縣,妻子在尼瑪縣,13歲的兒子在河南省老家。

  難怪許多“老西藏”與子女感情不深,見面很陌生,就是因為長期不和孩子在一起生活的緣故。

  飯後聊起“牧家樂”度假村的變化,王樹林告訴我一個好消息,這兩個度假村以後將增加文藝演出,並與申扎縣奶製品加工廠加強合作,引進新的特色產品,讓遊客在感受藏北最美風情的同時,也能感受到最好的服務。

  談起藏北高原旅遊,凡是到過這裏的人們都充滿了信心。萬里藏北是一片神奇莫測的土地,對於那些嚮往探險尋奇的遊人來説,高原無疑是理想的旅遊勝地。(中國西藏網 文、圖/唐召明)

(責編: 常邦麗)

版權聲明:凡註明“來源:中國西藏網”或“中國西藏網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歸高原(北京)文化傳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體轉載、摘編、引用,須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,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